人民公仆许士杰_中华许氏
nav_top
  通行证 |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    手机中华许氏  中华许氏导航  简体中文 
Logo
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
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
    现代名人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·商城·电器·男人·女人·数码·家居玩具·美容·饰品鞋包·食品·台湾馆·风云榜 
人民公仆许士杰


许士杰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、共产主义的忠诚战士、无产阶级政治活动家,是深受人民爱戴和尊敬的好公仆。

许士杰(1920~1991年),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樟籍乡人。他自幼家境贫寒,靠勤工俭学维持读书。18岁参加革命,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他从一名普通党员逐步成长为县、地、省级领导干部,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先后担任中共广州市委书记、海南省委书记。他先后当选为第六届、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,党的十二大、十三大代表,第十三届中央委员。

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终生

许士杰自少受到革命的熏陶,立志为共产主义事业终生奋斗。1938年,他在家乡参加青年抗敌同志会,以乡村小学教员的身份,向青少年讲述抗日救亡的道理;开办妇女识字班,使很多人走上革命道路。接着又按照党的命令,组织华侨抗日救护队,争取和团结归侨进行抗日战争。日寇侵占潮汕之后,他积极为抗日游击队搜集日伪情报,筹集枪机弹药,配合游击队打击日伪政权。1944年11月上级党组织将他调离家乡,担任潮安铁路工委委员。他积极动员和组织铁路沿线人民群众参加抗日游击战争。

抗日战争胜利后,许士杰奉命回到家乡,开展统战工作。他多方面争取开明乡绅等,开设青年书店,传播进步思想,还为地下党设立秘密活动点。1946年9月,许士杰调往中共普宁县委,先后任组织部长、副书记。在全面内战爆发,国民党到处围村清乡,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的险恶形势下,许士杰发动群众,大力开展以抗“三征”(征兵、征粮、征税)为内容的农村武装斗争,狠狠打击国民党的气焰。1948年8月,许士杰又奉命回到潮澄饶地区,先后任中共潮澄饶平原县委书记、澄海县委书记。当时平原骨干力量薄弱,工作基础较差,反动势力盘根错节,工作难度很大。许士杰认真贯彻上级党委“发展平原,掩护山地”的指示,团结县委一班人,全面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,扩大武工队,迅速开创平原武装斗争的局面。在近两年的时间里,潮澄饶县委在100多个村庄建立民兵组织,民兵总数发展到数千人,多次破坏敌人通讯设施,传递情报、防奸肃敌、运送物资,有力配合主力部队的军事行动。与此同时,他还积极对国民党军队开展策反收编工作,先后收编国民党少校衔的海匪杨英勇,策动汕头学警中队长卓积基率部起义。在学校中普遍发展新民主主义青年团,发动一大批进步师生上山参加游击队。

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,许士杰继续发扬战争年代的革命精神,废寝忘餐地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勤奋工作。1949 年10月23日,他随人民军队进入潮安城,任中共潮安县委副书记兼军管会副主任,不久转为澄海县委书记。他依靠各级党组织和人民群众,迅速完成接管和建政任务,开展清匪反霸斗争。在土地改革运动,他正确贯彻党的方针政策,注重实际,取得重大工作成效。1954年6月起,许士杰多次变动工作岗位,先任粤东区党委、汕头地委常委、工业部部长,后任广东省委办公厅副主任、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、省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。1962年挂职下放到新会县,担任县委书记,以后又再调往海南岛,任海南区党委副书记。1971年起调任广东省革委会政策研究室主任,三年之后再调任肇庆地委书记,1981年起又担任广州市委书记。许士杰有很强的党性修养和组织纪律性,不论是在基层,还是到地区和省级机关,也不论是在城市或者农村、海岛,都坚决服从组织的分配,能上能下,从不计较个人得失。1987年,党中央决定他到海南主持建省办经济特区,许士杰虽然年事已高,并已退居二线,但欣然赴京受命。在海南近三年的时间里,为海南的开发建设呕心沥血,忘我工作。

坚持“五湖四海,团结奋斗”的精神

许士杰具有优秀的共产主义思想品质,光明磊落,胸怀坦荡,善于搞“五湖四海”,团结一班人为党工作。他经常说:“一个政党不团结就没有凝聚力和战斗力”,“一个单位的领导班子或同志之间不团结就会互相抵销力量。”他反复倡导和教育干部要搞“五湖四海”,团结合作,共同奋斗。在担任广州市委书记期间,他在党员干部大会上诚恳保证,一不搞小圈子,不搞亲亲疏疏;二不搞歪门邪道;三不诿过于人;四不打击报复。许士杰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在用人问题上,他公道正派,从不拉小圈子;在班子内部,他平等待人,发扬民主,重大问题由集体讨论决定,从不个人说了算。对领导下的干部群众,和蔼可亲,谆谆诱导,并在工作上、生活上、思想上给予帮助。 1951 年 5 月,在“依靠南下大军完成土改任务”的方针口号下,上级决定张而驳等一批部队同志参加澄海的“土改”。张任县委第一书记,许士杰由原来的县委书记改任第二书记。但是许士杰没有计较个人的名利地位与得失,而是主动介绍情况,提出建议,尊重和支持部队同志的领导,与部队同志在工作上合作得很好。由于历史原因,海南的干部结构较复杂。有老琼崖纵队干部、四野南下的干部、少数民族干部、五六十年代转业大军、“文革”期间支援海南建设的知青,还有建省之初调入的干部。长期以来,一次次政治运动又加剧干部队伍之间的思想隔阂和对立情绪。许士杰担任海南省委书记之后,始终把搞好干部队伍的团结当作建省办特区的一项重要任务。他反复告戒各级干部要搞“五湖四海”,本地干部要有大海一般广阔的胸怀,欢迎有志建设海南的外来干部;外来干部对海南不熟悉,要虚心向本地干部学习。在省委领导班子中,他带头搞好团结,碰到问题严以律已,宽以待人,既坚持原则,又讲究方法;遇事善于理解同志,非原则问题善于谅解同志,堪称是省委班子的一位好班长。正是在许士杰的模范带动下,海南干部队伍能做到团结合作,顺利地完成建省办特区的工作任务。

当好地方改革开放的领路人

许士杰具有很强的改革意识和敏锐的政治眼光,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勇于创新,大胆探索,度过了他一生中最闪光的十年。

1981 年 4 月许士杰任广州市委常委书记,两年后担任广州市委书记。他坚决贯彻党的基本路线,积极引导广大干部群众,清除“左”的思想影响,更新观念,迈开改革开放的步伐。他反复强调“革命者的品格就是要改革”,他提出的“水路不通走旱路,旱路不通走山路,山路不通砍出一条新路”的口号,在社会上广为流传,对干部群众起很大的鼓舞作用。经过深入调查研究,他认为“广州的特点和优势在于商业”,城市改革要从搞活流通入手。在他的主持下,广州市委市政府大力改革商品购销体制,在全国率先开放肉类、鱼类和蔬菜等农副产品价格,使外地农副产品源源涌入广州,价格也趋于稳定,有效地解决广州群众“菜篮子”这一老大难问题。接着,许士杰根据改革开放新形势和广州的实际,提出了广州经济发展的新思路和新战略,特别是把多形式引进外资、先进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当作经济发展的重要措施。在他的督促下,广州市出台华侨港澳同胞投资优惠办法,大力改善投资环境,还组织到香港举办商品展销会和引进项目洽谈会,吸引大批商户来穗投资。广州市开始举办经济技术开发区时,许士杰亲自参加专家论证,以及从选址到方案制订的全过程。许士杰对重点项目的引进和建设十分重视,一些实施难度较大的还深入基层,采取现场办公的办法,就地解决问题,使项目尽快建成投产。通过实行一系列的措施,广州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出现良好的势头。

1987 年许士杰受命主持海南省筹建工作,并被选举为海南省委书记。建省之初,千头万绪,他抓住改革开放这一中心不放,紧密结合海南实际,卓有成效地开展各项工作。经过对海南历史现状的分析,他认为海南经济基础差,底子薄,只能从基础抓起。他提出的“在打基础中前进”的意见成为省委现阶段海南特区建设的指导思想。此后海南建立了新的领导机构,初步制订各种法规,引进一批急需的人才,进行“小政府,大社会”的体制改革,整个建省工作顺利开展并为经济迅速发展打下稳固基础。许士杰还与省委省政府其他领导和有关部门负责人,分头带队出访香港、泰国、瑞士、意大利等多个国家和地区,广泛与客户洽谈,引进一批外商投资项目。洋浦是海南岛得天独厚的天然港口,开发条件较优越。许士杰及省委其他领导经多方分析,决定把洋浦开发作为全岛开发的突破口,并采取土地有偿出租给外商成片开发的形式。就在洋浦开发处于加紧规划和实施时,“洋浦风波”突然爆发了。 1989 年 3 月,在全国政协会议上,某委员在发言中极力反对洋浦开发的做法,提出此举“何异引狼入室,开门揖盗”。一些不明真相的人,也把洋浦开发斥之为“卖国”行为,有的提出“收回洋浦港,严惩卖国贼”口号,一些地方的学生甚至上街游行,进行声讨。面对这场风波,坚持大胆改革不动摇的许士杰拍案而起,奋力反击,他一方面利用多种形式据理力争,另一方面联名上书党中央国务院,并且在中央会议上讲明情况,澄清错误的舆论。 1990 年 5 月 12 日,江泽民总书记视察海南时,对洋浦开发的做法给予肯定。他说:“党中央、国务院支持洋浦成片开发。引进外资成片开发,纯属商业行为,不存在损害主权的问题。”至此,在党中央领导和社会的支持下,“洋浦风波”终于平息下来,洋浦开发的计划虽然搁置一段时间,也于 1992 年 3 月得以继续上马。

永远与人民共呼吸同命运

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,许士杰无论走到那里,都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,与人民群众保持密切的联系,时刻关心人民的疾苦,从而深受人民群众的拥戴。他第一次到海南工作,任海南区党委副书记。始终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在群众之中,每到一处,总是眼睛向下,深入基层,与群众生活在一起,开展调查研究,倾听群众的呼声。他经常与社员一起下地同劳动,一样出力流汗。收工后,与房东一样粗茶淡饭,没有半点特殊。

1974 年 4 月,许士杰调任肇庆地委书记。肇庆地区管辖范围广,大部分是山区,较边远的地方还没有通车。他坚持一个公社一个大队地到群众中了解情况,检查和指导工作。他经常住在公社、大队以至生产队,亲自召开群众座谈会,听取干部和群众的意见,为他们解决生产和生活困难。云浮县的大云雾山,山高林密,过去很少有领导干部上去。为研究山区发展经济林的措施,许士杰带同县和公社领导一同徒步登山,边考察,边商议具体的发展规划。他在四会县富溪大队蹲点,一蹲就是三年多,带领干部群众大搞农田基本建设,扩大耕地面积,还与社会一起搞科学种田,使水稻亩产从原来的 400 多公斤提高到 750 公斤 。

海南建省伊始,首先遇到的是十二个月的连续大旱,令他忧心如焚。接着又发生一个月三次台风的灾害,他不辞辛苦,奔波于灾区,慰问灾民,部署救灾工作。在洋浦风波和 1989 年政治风波期间,他心力交瘁,白天政务缠身,晚上劳累之余,又要直接接待来访群众,处理应解决的问题。在较短时间里,他的足迹遍及全岛十五个市县,总行程 2 万多公里。上岛近三年,他每年春节都是奔赴在农村调查研究和慰问群众的路上,从未回过广州与家人团聚。在广州工作期间,许士杰全力推进改革开放的向前发展,经常到工厂、农村、学校,甚至市民家里,访贫问苦,发现和解决人民群众碰到的生产生产问题,成为人民群众的贴心人。 1988 年《南风窗》杂志和广州电风扇工业公司等 10 家企业,联合发起举办广州地区“十大杰出公仆”的评选活动,经市民民主投票,许士杰荣获第一名,成为广州地区“十大杰出公仆”之首。

把最后的光和热献给海南

许士杰长期积劳成疾,终于病倒在任上。早在 1990 年 4 月,许士杰就已感到身体不适,但因为放不下工作,一延再延,没有及时抽身问病和治病。至 5 月 23 日 拗不过众人的意见,才住院检查和治疗。他患的是晚期胃癌,先后接受二次大手术和三个阶段的化疗。

在患病的 426 天中,他时刻关注天下大事,念念不忘海南的开发建设事业。他坚持每天听广播、写日记、读报纸,不断阅读文件、审核文稿、撰写诗篇。他写下整整三本日记,审阅数十万字的由他主编的《当代中国·海南》一本,还将自己多年见诸报刊的各类文章汇集成册,出版《葑菲集》。江泽民总书记“七一”讲话发表后,许士杰的视力已有些模糊了,还在床头垫上被子,让儿子扶他半躺着,艰难地阅读。整整二天,时断时续,终于读完全文,还把学习心得讲给儿子听。他与中央来探望的领导谈的是海南,与海南来探望的干部谈的是海南,与文友墨客谈的也是海南。他在病床上写下这样的诗句:“洁来洁去舒无憾,惜未完成架鹊桥。”这是许士杰壮志未酬思想感情的抒发和拳拳爱岛之心的声声呼唤。他心头最记挂的还是洋浦。他的床头赫然悬挂着他愤而所写的“洋浦风波”诗六首的条幅;病房外的庭院里,则栽种一棵从洋浦带来的仙人掌,时时注视它,热切盼望这棵寄意开发中的洋浦的仙人掌早日开花结果。 6 月 15 日 ,许士杰写下一首歌颂党成立七十周年的诗,这是他一生最后的留言。他在诗中豪情满怀地讴歌党所取得的伟大成就,嘱咐战友们要“红尘弥漫勤梳洗,队伍昂扬竞奋鞭”。

1991 年 7 月 27 日 下午 3 时 ,许士杰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许士杰患病期间,在广州视察工作的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专程前往医院看望。党和国家的其他领导人宋平、王震、习仲勋等多次打电话询问病况。广东、海南及广州市的党政军领导同志和许多老干部到医院探望。令人感动的是,冯白驹 夫人等 12 位琼崖纵队老大姐自费乘机专程从海南岛到广州探望。

许士杰逝世后,许多人出自内心对许士杰的尊敬和爱戴,自发地进行哀悼。遗体火化那天,党政机关领导、干部,人民群众,海外友人到殡仪馆吊唁,总数约近两千人。新华社、中国新闻社和人民日报等数十家国内报刊,以及日本、美国、泰国等多家海外报刊报道他逝世的消息和介绍他的生平。

许士杰不仅是一位无产阶级政治家,还是一位诗人,是中国作协会员、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。他一生的著作颇丰,著有诗集《风雨吟》、《椰颂》以及文集《葑菲集》等。他的名字,永远留在潮汕大地,留在珠江江畔,留在五指山下,他的光辉形象成为激励人民奋进的一座丰碑。在他的家乡澄海,人民在秀丽的塔山上建立了“葑菲阁”,以纪念这位人民的好儿子。珠江电影制片厂还以许士杰的事迹为题材,摄制电视连续剧《风雨吟》,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播映……


更新时间:2008-1-4 0:15:52

友情链接: 中华许氏族谱  新加坡许氏总会 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  中国根源网  许广崇  明宗网  鸣谢: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


 
CopyRight(C)2006-2010,中华许氏 www.ChinaXu.net
联系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,邮编:570206
琼ICP备06002430号,Powered by:Jixin Studio
.